529日(星期日)

早餐後,收搭好行李,先寄放在酒店。沒甚麼地方去,漫無目的走到憲法廣場 (Syntagma),剛巧有衛兵交接,就順道看一下。

廣場附近內不少市民集會,抗議政府,警察也在四周戒備。

最後一天,放慢步調,在Plaka區逛街散步。

不過在Monastiraki廣場,發生了一件超尷尬的事。廣場當時很擠擁,前面的人擋著去路,後面的人推撞著,就這樣踢到了一「舊」狗屎,應很新鮮的,那種熱力從鞋面滲入,好噁心~~~當堂呆了。不遠處有一隻大狗,可能就是牠經手的。男友還能保持冷靜,用紙巾及濕紙巾替我抹掉,實在太感動。事後,他告訴我,心知這重任反正逃也逃不了,所以認命吧,硬著頭皮給我抹掉了,哈~~ 回酒店取行李,立即掉了那雙鞋,並在浴室洗了腳,心裡才舒了一口氣。怎知這只是惡運的開始…換了涼鞋,坐地鐵到機場。

在機場買了雅典貓頭鷹公仔的杯及杯墊,和朱古力做手信。 經過上次的教訓,男友再不敢在機上吃海鮮餐。因想試穆斯林餐,所以就訂了。空姐送餐時,看見坐位上的男友,猶疑了一會後便離開,之後又再回來,詢問他是否點了穆斯林餐。可能空姐想不到中國人也會吃穆斯林餐吧! 男友吃了說味道不錯。

在杜拜機場轉機,給一架行李車鏟過腳趾尾,因換了涼鞋,腳趾完全沒有保護,痛得很,血也馬上濺出來,腳甲也斷開了兩邊。幸好有醫療室,暫時處理了傷口。 由杜拜飛回香港的A380,上面不斷滴水落男友頭頂,空中小姐只幫他用紙巾塞著天花,不過此舉只是暫時停了滴水問題,過了不久,水又不時滴下…

到達香港機場,遇著行李帶大擠塞,等了45分鐘才取回行李。男友回到香港,如釋重負,花粉症開始好起來,還立即要吃他懷念的燒味飯呢!

<-前一日

 

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