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星期三)

今天出發往庫納霍拉 (Kutna Hora)!先到布拉格中央車站(Prague Main Station / Praha Hlavni Nadrazi)購買了來回票。見尚有點時間,走到火車站內用新藝術風格打造的咖啡館參觀。咖啡館的天花是以圓頂設計,由於沒有太多光線進入室內,加上老舊的牆身,令整個咖啡館帶著深沉的氣氛。不過在這幽靜的環境,喝杯咖啡打發等車的時間也是不錯的。

上了火車,佔了窗旁的兩個位置。途經Kolin站時,有位父親帶著他的小孩進入我們的車廂。我的男友剛去了洗手間,只剩手提袋放在窗旁的坐椅上。他二話不說抽起我朋友的手提袋,然後用捷克語很粗聲粗氣和我說話。我用英語及打手勢告訴他這是有人坐的。他再用我聽不明的捷克語bla bla bla,但此次他指指窗,在指指他的小孩,應是指他的兒子想坐窗邊。雖然我覺得他不太有禮貌,起碼不應未徵詢人就拿起人家的袋,但想到是為了他的兒子,好吧,就讓你坐在窗邊好了。

那個小男孩很可愛,抱著他的小貓毛公仔,上車不久就嚷著要父親給他吃糖果及朱古力。可能少看到亞洲人,他不時打量著我們。

約1小時的車程就到達Kutna Hora hl.n.火車站。下車時,不忘向小男孩道別,他的父親也友善地叫小孩說聲 "bye bye",與最初帶點兇的態度完全不同,果然是愛子深切。跟著指示,十多分鐘便走到人骨教堂(Kostnice Ossuary)。買了門票後,職員先詢問我們是從那地方來,知我是香港人,就給了我們繁體中文的解說,也在這裡買了Kutna Hora的立體地圖。根據該簡介上寫,在1280-1320年間,在Sedlec的公墓設立了一間教堂,也就是今日的Ossuary教堂。經歷14世紀的黑死病大流行及15世紀的戰爭,令墓園面積擴大,到後來有部份地方被廢棄了。墓地的骨頭漸漸暴露出來,直至在1511年時,一位修道士開始整理墓園,把這些骨頭搬進教堂裡面。1703到1710年間,一位義大利裔的建築師,開始重建工作,將原屬哥德式建築的教堂,改建成捷克巴洛克型建築。後來因為整座建築狀況不佳,必須徹底整理,因此建築師做了許多整修工作,例如內部以人骨頭做成尖塔、皇冠與燭台等各種裝潢。1784年,教堂被皇家貴族Schwarzenberg所收購。而目前我們所見的都是1870年後的骨頭,它是由一位捷克樵夫Frantisek Rint所作,其中將骨頭作成Schwarzenberg家族的盾形徵章裝飾。

在教堂的入口處,可以看到由骨頭拼成的HIS字樣,代表Jesus Hominum Salvator。下樓梯時,看到有人伏在樓梯上嘗試低抄教堂全景,幸好我用的相機LCD可轉多角度 ^V^。進入教堂低層,就會見到人骨尖塔,以及吊燈,而在左面的角落,可發現盾形徵章裝飾。徵章右下角有烏鴉在啄土耳其士兵的眼睛,代表著Schwarzenberg家族於1591年在Raad戰爭中對土耳其的勝利。

有人說這人骨教堂恐怖,但它給我的感覺不是恐懼或詭異,也不是震撼,有的只是平靜。尖塔上的可愛天使與骨頭成強烈對比。生與死,人類必須面對及經歷。就算埋在地下室的15位有錢人,最終也只是一堆白骨。若死後被火化,連骨也沒有,剩下的就是一堆灰,很懷疑為何人要為得到一世用不完也帶不走的錢而犧牲生命中真正寶貴的事情或作傷天害理的事,亦為了些小事而不斷爭吵…。哈,寫到這裡似乎太沉重。總之為短暫的人生繼續努力吧!

離開人骨教堂前,先詢問了職員往聖芭芭拉大教堂(St. Barbara's Cathedral) 的交通方法。記憶中是有shuttle或巴士去的。但該職員告訴我很不幸,shuttle bus今日壞了,叫我們走路去聖芭芭拉大教堂。出了教堂,因不太弄得清方向,便隨便問了一個當地人,她叫我們等等之後,就同她的家人說了一堆我們聽不明的捷克語,然後她們就駛了車來,叫我們上車。在車上,她用很勉強的英語告訴我走路去是很遠,所以直接載我們去教堂。誰說捷克人冷漠呢?雖然那女子給人感覺是很cool的,但其實是個大好人。真的很感激她們,只能不斷向她們講多謝。

在通往聖芭芭拉大教堂的路上,沿路有聖徒的雕像,旁邊的樹葉已變黃,風景實在不錯。在到達教堂前,會經過科柏斯禮拜堂(Chapel of Corpus Christi),在其屋頂陽台上,可欣賞Kutna Hora的山谷及田園的美景。

聖芭芭拉大教堂有部份正在整修中,不過維護古蹟在歐洲是常有的事。教堂外可看到無數的尖塔,也有像布拉格聖維特大教堂外牆的嚇人滴水嘴獸 (排水口)。

教堂內部優雅,牆上有礦工工作壁畫。抬頭看頂端,拱頂的設計交錯成像花的圖案,很精緻。在教堂內有座十八世紀建造的管風琴,擁有4000多個細管、3個鍵盤、52個音域,很厲害呢!


步出教堂向市中心走。經過Hotel U Hrncire 附設的一間小餐廳,看Menu的價錢相宜,便進內吃午餐。點了兩個Frankfurtska湯,牛肉飯及一個以豬肉為主的菜式,再叫了一個蛋糕和飯品。這個湯真的很好味,從它的名字估計可能是來自德國的湯,內有腸仔等配料,而且一碗只是25CZK,值得推介。但鄰桌的美國人,一聽到侍應告訴他們這湯有腸仔,立即耍手擰頭,好像這湯很可怕的樣子…牛肉飯也不錯,其他的則普通。在附近逛了一回,便走回聖芭芭拉大教堂。在教堂後方的花園往上走,再轉右直行,就可見到去火車站的巴士站。巴士到火車站的時間剛好趕得及往布拉格的列車。


回到布拉格,離今晚的芭蕾舞表演仍有一段時間,就先到慕夏(Mucha)朝聖地之一的市民會館(Municipal House),而會館隔壁便是火藥塔(Powder Tower)。放在主要入口的正上方可看到名為「向布拉格致敬」的馬賽克壁畫。

入到市民會館,沒有參加導覽,但決定在咖啡廳Kavarna Obecni dum打發時間。選了靠窗那邊的坐位。先看menu,是Mucha的畫呢!點了large fruit ice-cream cup with fresh fruit and whipped creambanana milkshakes。天花的水晶藝術吊燈,令室內看來金碧輝煌,而在咖啡廳一角有賣Mucha的手信。等了一回,甜品終於送上。送入口中,鮮忌廉及雪糕的甜度恰到好處,加上帶酸的生果組合,清甜的餘韻留在舌尖,足以令味蕾上癮。連食物,都是有氣質的。Banana milkshakes也非常不錯,有很香濃的香蕉味,喝一口也有滿足的感覺。沉醉在新藝術風格的氣氛下享受美妙的食物,只可說…這個下午有幸福的味道。

坐在咖啡廳直至6點多才離開。是時間要到國立歌劇院(State Opera House) 。進入歌劇院大堂,很華麗,牆上及天花佈滿雅致的金色的雕花,水晶燈當然也是指定動作。行上一層進入包廂。800CZK的一張門票真是超值,這個包廂今晚只屬我們。望出去,是一片金與紅的歌劇院,加上天花的壁畫及牆身的雕塑,充滿氣派。坐在包廂,有錯覺自己已變成了貴族。終於7時開演,今晚的劇目是Cinderella。之前曾看過莫斯科的芭蕾舞團演出過同一劇目,比較上來,捷克此次較為失色。令人最深刻的反而是飾演時鐘的女孩。

慢慢走回公寓,順道欣賞這城市的夜色。經過舊城廣場時在攤位買了燒豬腿,100g要89CZK。配上麵包,變成今晚的美味晚餐。

<-前一日

下一日->